哭痣

2019年6月30日 02:53
不管是怎樣的檢查,我都會不經想起,國小二年級的事情。那是禮拜三,那個下午老爸突然開車,帶我去了一間看起來裝潢高級的醫美診所,我還記得沙發很軟,但不久後我就被要求躺在一個平台上,醫生說沒事只是疼了點,接下來他把手上那發著紅光線的筆,往我右眼角下的淚痣掃了一下。 也不是什麼疼,頂多就是刺了一下。隨後有張消毒紗布壓在上頭,護理師叮嚀我得壓到止血,才能放開。可能是我真的太愛哭了,老爸才會忍不住帶我去雷射掉吧,那晚洗澡,我是去端詳了那塊平平的傷口,沒出血也沒什麼傷疤,就跟沒事般。 但在一個禮拜後,淚痣卻又發了出來。長在原來的位置,不偏不移的發了三顆。老爸唸著:「愛哭鬼沒辦法啊。」,變沒再講什麼。每一次的身體檢查,我都會想起這件事情,但也沒什麼好根據的。 聽說第一次施打疫苗時,我是哭著,但我緊咬著牙根,生怕誰知道我在哭。國小曾經半夜得了中耳炎,我撐到凌晨兩點,受不了才叫醒奶奶幫我打電話給老爸,那是我坐在單人的檜木沙發上,抿著嘴的流了幾顆淚出來。再長大點,我就很少在公眾場合下哭了,也許是學會冷靜,或是學會面對。無論是抽血,或是特別精細的檢查,我都認為沒什麼,反正嚇都嚇夠了。 今年的二月底,為了更詳細的檢查,特別安排了全身掃描。那時我躺在掃描器的平台上,心裡又開始想起那件事,不知是腰疼的太大力,還是自己終於有勇氣再脆弱了一下,我閉著眼睛流了兩行眼淚。 有時候,我自己都分不清楚所謂的軟弱,與堅強。是用何種形式表現出來,真的不知道。
愛心
10
.回應 0
馬上回應搶第 1 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