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華大學

極短:《故土的總和》

2019年9月22日 06:53
*   秋天的開端對詹森來說並不能算是順遂,即便今日是他的大喜之日。他從未料到所謂「在獄中表現良好」而獲得的減刑——或是假釋甚麼的,可以讓他在明年的夏天之前就離開了聯邦監獄,事實上,一切都來的很突然,他僅是照實回答了一些話就有一些章被蓋上,然後,不怎麼討喜的獄警在昨天晚上對他說了:「天氣很冷,禿頭,你明天有得受了。」   葉子開始結霜,門外的獄警是個新來的黑人,詹森的衣物實在過於單薄,只有一條工作褲、一雙納滿污垢白色的運動鞋以及常見的長袖白色棉衣,用以遮掩他刺在手臂上納粹刺青,而不是用來禦寒。   他奮力地搓著手,聯邦偏北的乾冷使他摩娑雙掌的聲音稀疏稀疏地,眉頭直皺又將雙掌捧起在乾癟龜裂的嘴唇前直呵著熱氣。稀疏的頭頂需要一頂毛帽,也是該套上手套的季節了,他不過是把手插到口袋前又再次接觸了空氣就讓他感到嚴重的不適,最後他幾乎是蜷低著身子走完他最後幾步的不自由,出口檢查哨裡那個黑人裹著保暖的衣物,氤氳的咖啡熱氣自狹小的窗口散逸而出。   「老兄——」   詹森顫巍巍地回眸,湛藍的眼睛沒有甚麼生意,操著北方口音的黑人獄警在對他說話,從神色來看並不像自己有做錯了什麼,他露出的潔白牙齒是在笑著,不是訕笑,他放下馬克杯,在檢查哨裡翻了翻,然後拿出一件厚實的黑色皮革外套 。   「約翰託我給你的,他說他也教訓你夠多次了。」   「……謝謝——泰隆?也幫我跟他說謝謝。」   詹森很勉強的瞥見了獄警的名牌才吐出這句乾啞的謝意,接過那件外套後他立刻穿在自己的身上,約翰在昨晚罵了自己是禿頭,南俄亥俄懲戒所關了自己五年,幫派的刺青從來沒有讓他好過到哪,曾經待過單人房,這裡的食物也很難下嚥,可是卻還是有離別的憂愁,他的眼睛亮起,遙望這座監獄。   「你在等什麼?新納粹已經過時了,你不會現在還想對黑鬼獄警做甚麼吧?」   泰隆不能理解這種複雜的情緒,他只希望詹森趕緊離開這裡,聽完這句話之後詹森又佝著身子邁起步,神色再次黯淡,頭也不回的呢喃:「不,沒什麼,對不起,警官……」回話的聲音細的能消散在空氣中,然後就是往前走,走回他的俄亥俄後,又一次,回頭看了他的懲戒所。
愛心
1
.回應 0
馬上回應搶第 1 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