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個說書人 蛇妖

2019年11月12日 01:27
我是一個說書人,這職業使我跑遍大江南北,也使我看見不少人文鬼怪,或許,這一切也和我天生可以見鬼有關,當然還有些奇遇。 那日我在道士友人前去找尋另一位朋友時,聽見的一個故事,那日我與他停留在四川山中的一個小村,村中有座山神廟,廟裡面放著一尊大力士與白蛇的偶像。 我與他一連趕路多日,已是疲憊不堪,便停留在那廟中,廟裡有一個住持,聽當地人說,這裡幾十年前發生件事,本來只有山神像,並無拜白蛇跟力士,在好奇下,我便問了當地人,但當地人卻說不曉得,只是說可以去問問廟內的住持,住持是當地知曉最多事的人。 在好奇心與疲憊下,進了廟,只見住持擦拭那兩尊偶像,在好奇心下驅使下,我問了問這兩尊偶像的由來。 在提到這件事時,住持的眼神複雜,閃爍著一絲懷念,但隨即卻又消失,只聽見他緩緩道來: 「這座山神廟的歷史,我也不太了解,各式各樣的神蹟都有,而離這最近的是在70多年前的事吧,據說當初山內有座條大蛇,經日夜精華修練成精怪,時常奔竄於山林間,並且偷取村人的家畜,當時的村長帶著村民設起祭壇,乞求山神除去禍害,而山神派得利的徒弟艮前往,力除蛇妖,那日...。」 艮,下了山,於林間四處找尋蛇精痕跡,卻尋未果,在飢渴下至了條小溪,艮為神人,僅一開口間,便將小溪的水喝盡,此時一名翩翩男子,身著白衣,手執扇另一隻手拿著雞帶著數名孩童,開口道「先生從何而來,何苦將溪流飲盡,下游還有數百戶村名靠河水維持日常。」 艮在當下,冷汗直下,是啊,山神是叫他除去禍害,怎可自己先成禍害。但他望著溪流,卻已枯竭,唉,他搔了搔腦袋,當初學法,可從未學過如何降雨。只見那白衣男子手輕輕朝天一劃,口中喃喃低語,剎時烏雲靠近,隨即降雨。艮只覺得詫異,並問 「你是甚麼人啊,是當地的道士?」 「先生是幾年前從山林間出現的異士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已經幫村子許多忙,尤其是我們這些無父母的孩童,當初差點被人口販子賣掉時,是靖先生救了我。」一個左臉有刀疤孩童,拉著艮,如此說道 「小生為莽靖,我看先生如此飢渴,想必也以奔波多時,不如至小生家作客,你看如何?」 「這...。」 「大俠,來嘛,與我們一同食,難得靖先生今日捕到雞。」在幾個孩童的催促下,看來是沒辦法了。 在那裏作客的數日,發現艮發現莽靖與村內的處的好,尤其是這些孩童,看到這些可愛的孩子,連他在這也漸漸的喜歡上了這個和平的村子,但想起自己來這的原因,他也不在耽誤了,那日他告訴靖,他是山神所派之神人,欲除一妖精,但卻尋獲未果,靖告訴他,那條蛇的下落,並跟他說,如果見了他,不要急著下手,或許一切是有原因的,並希望他能小心。他看著這些小孩的臉,離開了那,離開前放了一個玉珮,在那個臉上有刀疤的小孩身上,祝福他一生平安。 次日,他依靖先生所說到了蛇所在之處,卻尋未果,在離開要返回靖先生家時,經過一條小溪,只見一名少女跌入河中,連日來的大雨,使溪水滾滾如怒龍咆嘯,夾帶黃泥使人卻步,正當此時,只見一條修長白蛇,踏浪之姿宛如修羅般,牠的額骨特別隆起,似乎快成為龍的犄角令人不會輕易認錯,白蛇以極快的速度入河,並以血盆大口含住少女,又迅速竄回山林。艮本著山神之命除妖,他急奔著跟隨著白蛇前往,只見白蛇停留至一處,而艮見機不可失,跳上了其背,正當艮準備拿起柴刀一砍而下時,卻只聽白蛇的怒吼,奮力將艮甩至山壁,艮剎時暈了過去,但艮為神人,不過轉瞬,他醒了,只見白蛇吐出少女,此時那個臉有刀疤的小孩手握蓮花,正開心地跑了過來並道:「靖...。」白蛇聞言,正要回頭,刷,艮揮舞柴刀,白蛇的頭落地,雙眼看著那孩子。 艮用衣服輕輕的抹去刀上的血液,燦爛的笑容掛於臉上,他單手拿起了蟒蛇頭,小孩頓時跑來,將玉珮丟到艮的身上並道「你這個不分青紅皂白的壞人,靖先生平常照顧我們這些沒依靠的小孩,又好好安置這座山的生靈,你了解靖先生甚麼了,沒有,而且你還殺了他。 」艮聞言,有如五雷轟頂,他將白蛇的屍體環繞於頸,到了村莊,村裡的人無不歡呼,隨後他問村長白蛇的作為,村長說,白蛇總會偷去村中的雞羊,雖然不會對生活造成困擾但總是有擔憂。他想起來第一次見面的場景,他知道這些他為何要偷取雞羊。隨後艮奔至山神廟,將白蛇屍體放下,並道「徒兒回來負荊請罪,徒兒不分青紅皂白,此蛇,平時收容孤兒,故山中生靈,非傳言之惡徒,望山神大人降罪。」,隨後白蛇身軀化為繁星,而艮在山神廟多日,不言不語,不吃不喝,化為聳立巨石。 在聽完故事後的我們,良久不語,我以筆記載著這個故事,連獸都比人有心。隨後住持離去,我清瞥見,住持眼中閃爍淚光,只見住持於門後,輕輕嘆息著道:「他們不知道有沒有被山神收為兵將。」,他不禁想起當年他將玉珮丟往艮身上,到現在他仍深深懊悔著,微風輕拂,似乎聽見牠倆的聲音,他感到頭被輕摸了一下。他轉身,卻無。 而我與他,在山神廟膜拜後,便離開了此地,前去與友人會合。 / 圖片來源:本人
愛心
3
.回應 1
馬上回應搶第 2 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