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害怕跨年,如同葬禮

1月20日 22:20
「夢時代」聽起來與綻放後隨即墜落成灰燼的煙火同樣虛幻。 . 男友本來想去熱鬧的地方跨年,但我太排斥這個節日了。十一點,我躺在床上背對著他啜泣,沒有親吻的慾望,感覺不到環抱我的那雙手臂的溫度。我像是等死那樣,等待年跨過我的身體,試圖用軟爛的姿態抵抗時間的進行。  . 「未來」是我們的禁語。談及夢想以及規劃,總要將這兩個字與對方消音。 . 而跨年在平凡無奇的日子中顯得太過深刻,隨著舊年與新年的交界變得清晰,它能夠提醒你物是人非,不論你願不願意。試想想這令人駭然的場景:未來某一年跨年,隨著煙火劃破天空,你想起一張被光照亮的笑顏,再轉頭看看是誰陪你赴這場約,失憶的你在電光火石間想起,這是場葬禮,記憶的棺材裡躺著你深愛的誰。 . 於是我害怕跨年,如同葬禮。 . ig :1u04_literature fb:1u04少女
愛心
1
.回應 0
馬上回應搶第 1 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