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過夜景後

1月24日 02:46
我在捷運出口看見你了。一時間認不出來,相信你也是。   回去的路上,腦中像是不斷播映著快轉的電影畫面,我發現自己對於你的記憶,就像需要翻箱倒櫃、才能打開有如封塵已久的抽屜,片段和浮光掠影隨即不斷不斷地湧現,像紙片般輕盈,卻又久如泛黃的書頁,陳舊,在在地提醒著我,曾有過一段不堪回首的時間。   離開最熟悉的地方後,我逐漸淡忘你曾經帶來的傷害,剛開始滑到你的臉書,覺得噁心反胃,某天不在意了,打開窗戶看看街景,原來我還可以,像眼前景色一樣,擁有全新的開始,全新的美好。   所以放下在乎之後,我在網路上封鎖了你的所有聯繫方式,我還真的,抓住了這一次的重新開始,如果我的人生像是一部電腦,那我,在滲染你的頁面, 還是鼓起勇氣, 按下了返回原廠的設定鍵。   聽說你後來賭博,賠掉了大筆財產,然後就像最誇大的電影小說一樣,你的經濟能力再也無法支撐浪擲的生活,曾有的頤指氣使頓時煙消雲散,當然這樣的畫面在我腦中演繹不止千萬遍,我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了,但事情真的如我所想的發生,我卻無法表現出任何的歡欣鼓舞。   究竟是我的同情心氾濫了嗎?我甚至覺得,落魄的你,如此可憐,同理的心,仿如那些傷害從未構成。   她去哪了?多年前那個將我的生活、我們一家的人生搗亂得翻天覆地的你與妳,現在只剩下你,形單影隻地奔竄在這,車燈耀眼馬路喧囂的台北街頭。你好嗎?我沒有問。   我倆沒有交談。   我繼續向前行,我們擦身而過。   那一瞬間,好像是定格了一樣。   無路可退的你,生命又將帶你走到哪裡呢?末日降臨般的絕望,就如站在我眼前的你一樣嗎?   在那短暫的驚鴻一瞥中,我讀到了你的嘆息,好像是循環的圈,來回播放著,沒有停歇。   天空仍點綴著幾顆明亮的星,手機跳出的天氣預報顯示明天晚上會有豪大雨,生命仍在繼續,轉角我就到家了。
愛心
1
.回應 0
馬上回應搶第 1 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