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盛頓大學

那一夜的鳴

2月6日 17:23
// 那一夜的鳴。 我慶幸,在大一的那一年裡,有你們。更珍惜在大二的開始,你們還在。 溫哥華的夜晚,儘管室外溫度在零下零上徘徊,室內的喧囂仍此起彼落,我們當起了那晚的守夜人。 那一晚,我們都把「緣」,掛在嘴邊。娓娓道出,二十年來的真知灼見,二十年來的人生體悟。 還記得點了那間居酒屋裡的那盤壽司:Ex-Girlfriend。經過數杯的黃湯下肚,再加上深夜的感性作祟。在每一口咀嚼間,感受了成長過程中的酸甜苦辣。米飯的上方,是略帶酸甜的水果,而米飯裡包裹著的則是隱隱約約散出味道的酪梨。吞下肚的剎那,彷彿一切都已停留在過去的記憶點。屬於我們的新生活,開始有了新的生活模式。數年的青澀靦腆,我們都將其包裹、封存,還給了當年的我們,最多最多就是茶餘飯後的餘興節目。 緣份隨時間展開細水長流的旅程。有感嘆、有感傷、有感念、更有感恩。相信在每個人的時區裡,過客來來往往,每個來來去去的足跡,都成了當天晚上故事的主角。即便人事已不復在,他們都成了多年後我們深刻的流連。 記得某本書裡曾經說過:「孩子看世界,是經過想像以後的繽紛神奇;大人看世界,是在現實之中,尋找他們認為有價值的事。」在美國生活的這陣子,我們學到了最多的不是英文,而是平靜的面對成長的無可奈何。面對嶄新的生活,時時刻刻都在摸索一個最佳的平衡點;面對各式各樣的人們,情愫都有了自己的發展模式。 有時候,喜歡很容易,但需要契合。更多的時候,放下很難,但需要放下。不用再暗地猜測,終於撥雲見日,即便不是雨過天青的爽朗,我們都要繼續當自己的那個樣子。 你問我,屬於我的座右銘會是什麼,我可以很平淡地說: 再給時間一點時間,在我們的時區裡,一切都會準時。 我們都曾對事情執著 我們都在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儘管片刻不成永恆,卻仍然在暗中試探,細細的觀察,找尋彼此的契機。 張皓辰:「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,因為是你,晚一點沒有關係。」 車子駛出了邊界以後,我們將 繼續走在一條名為下集待續,人生未完的路上。
愛心
1
.回應 0
馬上回應搶第 1 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