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事,塔羅不能解:生小孩之後,就必須放棄靈修了…

2019年8月25日 15:01
這幾年身心靈的觀念越來越普及,很多人開始探討物質之外的精神世界、坊間也出現各式各樣的靈修活動;同樣的,這幾年來我這裡詢問靈性問題的人也越來越多了。今天來找我的這位客戶、綽號叫「腦空」 「腦空?為什麼這個綽號阿?」我不好意思問她是不是覺得自己很笨,這樣講話太傷人了;於是我有點煩惱、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跟他說話?突然腦中一個靈感蹦竄出來:「妳是很喜歡蔡依林的新專輯嗎?蔡依林的『腦公』這首歌我也很喜歡耶!」 (哈哈哈,所以說多接觸些社會議題也挺重要的,像現在這種時候可以這樣活用啊~!) 「哈哈哈哈,不是啦!」客戶聽了也忍不住笑開了:「我是想提醒自己,腦中要保持空無的狀態,不要被一切虛假幻象所束縛。」 「喔喔喔!」這下我有點懂了:「感覺你也是位努力修練靈性的人,這樣我們是同類型的人耶!」 「可是最近我有點煩惱,不知道該不該去參加5天4夜的靈修課程…我是很想去啦,可是小孩現在4歲,如果我5天不在家,小孩會不會一直哭~ 這樣我也很擔心啊!」 「嗯,5天4夜好像真的有點長。那妳有什麼想法嗎?或是請家人幫忙一下?」 「我家人對我挺尊重的,婆婆說如果我想去、那她幫我帶小孩沒關係;我老公也說我從生小孩之後就沒有好好休息過,如果想去那就去。」 「哇!這樣很好耶!那如果這樣妳心裡在猶豫什麼呢?」 「其實我也不知道,就是心裡怪怪的,覺得自己身為媽媽、怎麼可以把小孩丟著自己跑去做靈修?這樣真的可以嗎?所以才想來問問看。」 「嗯嗯,原來是這樣~」我對腦空點了點頭,開始為她展牌…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死神+ 寶劍2- 聖杯騎士+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「牌面相信妳很愛小孩,可是有點奇怪的是,孩子卻感受不到妳的關懷?好像妳跟他是兩個世界的人…」 「ㄟ,妳怎麼說的跟我小孩一樣?」腦空有點吃驚的看著我:「他很黏、每天都要我抱他,只要一放下來就一直哭。有一次我真的煩了覺得很累,就有點生氣的問他『你幹嘛天天都一直要媽媽抱?這樣很煩你知道嗎?』孩子回答我說『如果媽媽不抱我,我就覺得媽媽不見了。』 我那時候聽不太懂,覺得他很奇怪:『怎麼會不見?明明你都看到媽媽在家裡陪你,都在做事啊!』但他的回答卻讓我嚇了一跳:『媽媽都在自己的世界做自己的事情,只有抱我的時候我才能到媽媽的世界裡。』 我那時候吃驚的看著他、那是看他的眼睛、跟他靈魂對望的那種對看,突然我好像真的懂了他在說什麼、而且他說的是真的—其實我一直不想被小孩綁住。小嵐妳知道嗎,我從小就是被我媽拋棄的那種人,因為我個性怪、想法跟大家不一樣,我媽說她永遠不懂我在想什麼、看到我就覺得煩。不只我媽,包括我的同學朋友老師、一直到進入社會後,大家都說我想法很奇怪像個神經病,沒有人敢跟我有太多互動。」 「大家都覺得妳的想法很奇怪?嗯,譬如什麼想法?我可以聽聽看嗎?」 腦空半開玩笑的看著我:「妳確定妳想知道?」 「是啊,我真的想知道。」 腦空無所謂的聳了聳肩:「就譬如說,你是占卜師對吧!那我如果說其實預言家、有神蹟的大師跟精神病患者其實只是一線之隔,妳相信嗎?」 「只有一線之隔?為什麼?」 「就是因為這個宇宙是多層面的,有些人看到了不同時空的宇宙 –如果他們連結這些不同世界的能力好,在不同時空來去自如、甚至利用不同時空獲得各種訊息,那在我們眼中他就是奇蹟是大師。可是如果他們連結得不好、不確定自己在哪個時空、不知道怎麼適應這個能力,那這樣別人看起來他們就是神經病。我說這樣妳懂嗎?」 「喔喔喔!」我很肯定的點了點頭:「這樣有可能耶!雖然我沒想過這件事,可是聽妳說了之後覺得不無道理。不同時空的訊息,就看你能不能掌握貫通;如果可以做到那你就是宗教大師、但如果你頭腦無法整合這些訊息,那在我們眼中就覺得你精神異常了。」 「對,沒錯!」腦空對我笑了:「你看,像我們這樣接觸靈性的人才懂我在講什麼 – 可是平常生活裡我講這些別人都聽不懂、都說我好奇怪,慢慢他們都疏遠我了。」 「嗯嗯,難怪你對靈性這麼有興趣。那這樣妳就去參加喜歡的活動啊!」 「我原本真的要去,可是就在前兩天我聽到小孩講這段話,讓我整個嚇到—我沒想到在孩子眼中的我、竟然是這樣陌生這麼遙遠!當初我媽不理我、全家人不要我、整個社會整個世界都把我拋棄把我當邊緣人,所以我現在唯一在乎的就是我老公跟兒子,我以為我把全部的愛都給他們了,但沒想到在兒子眼中,我卻只有我自己!說真的我挺難過的,可是又不知道在難過什麼…」 「感覺好像是妳很愛妳的孩子,可是他卻完全沒有感受到,這讓妳很難過?」 「對!連我最愛的孩子都跟我這麼遠,好像我注定永遠只能當個邊緣人、就算我用盡心力去愛一個人也沒用!」腦空一邊說一邊眼眶越來越紅,最後哭了起來。 「那妳要不要考慮,或許我們改變互動的方式,譬如說話方式啦、互動的動作啦、或是一些卡片文字什麼的,讓妳的孩子感覺到妳很愛他?」 「妳說的這些我都想過,可是我最後決定不要刻意去做這些。」 「喔?為什麼?」 「因為真正的問題不是孩子–真正的問題是我自己、因為我對這個世界已經很厭倦了。厭倦到做這些都覺得很假,這麼假的感情是撐不久的。沒關係,就當是我們的緣分不夠深吧。」 「……」我有點擔心的看著她:「可是他是妳最愛的人,如果這樣下去妳們距離可能越來越遠,這樣妳會不會很難過?」 「呵呵,不會的。」腦空把眼淚擦了擦:「我還是很愛他,5天4夜的活動我應該不會去了,想多陪陪我兒子。可是如果他真的感受不到,那就是我們緣分不夠深 – 緣深則聚、緣盡則散,我沒什麼好執著的。這輩子我只要做好母親的角色、把孩子教好照顧好,這樣我的一生問心無愧就夠了。這又有什麼好難過的呢?」 說真的,當我聽到她這樣回答時,心裡很矛盾。一半是因為想到自己學過的心理學知識,認為親子關係就是要親密才是對的、應該要讓孩子覺得被愛這樣未來人格發展才會比較好…可是另一半我又很認同腦空的說法:每個人的因緣深淺不同、每個人內心的觀念感受也都不同,這些都不是我們能掌握的,所以最後我們只能要求自己盡力而為,而其他的只能順其自然。 然後我發現自己有點慌亂 -- 怎麼辦?我該相信哪一個論點?? 突然莫名的,我回想到很久以前聽過的一段話: 修行是為了什麼? 修行,是因為這個世上有太多不順心的事情 這些不順心讓我們感到痛苦、執著。 因此,修行是為了幫你在面對不快樂不喜悅的事情時 你可以接受這些事情的發生、然後保持自己的平靜與喜悅。 因此如果再回到這裡 – 如果腦空用「不執著」的觀點、可以讓自己接受現在的狀況處境,並且保持平靜的心來解決這些問題,那這個就是最好的處理方式;至於這個方式是用宗教還是用心理學,其實已不重要。 當我領悟到這一點,心裡突然豁然開朗的起來!我帶著快樂的笑容、緊緊握住腦空的手:「嗯,我覺得妳說的沒錯!我們就好好惜緣,其他的就不執著了。」 腦空有點吃驚的看著我,好像很訝異我竟然認同她的論點!但慢慢的、我的眼神跟她互相融合,她知道我是真的認同她–我的笑容慢慢擴散染上她的臉龐,她嘴角漸漸放鬆然後輕輕上揚了起來;就在此刻,我們都融化在真正的喜悅裡。 我想,雖然她沒有參加5天4夜的靈修活動,但孩子卻給她 (也同時給了我) 不同的修行方式,而且這個修行的影響更深更遠、有更多的智慧與領悟!^^ 文:小嵐塔羅 (為了保護當事人隱私,故事中的名字與內容,都有適當調整。)
愛心
21
.回應 2
共 2 則回應
感謝分享~ 生活裡面有許多智慧 可以學習😄
B1 對!! 一起分享 一起學習~ !! ^0^
馬上回應搶第 3 樓...